首页 | 顾问理事 | 三赢经济 | 易学文化 | 书画艺术 | 企业名录 | 协作单位 | 交流开发 |极点论坛 | 知音留言 | 为您服务| 关于本网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ENGLISH  中国文学有其独特魅力,凝结炎黄子孙的灵魂!这不仅是文字独白,而是有血有肉的文学精神传承!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小品>>草坪随笔>>和竹节说

和竹节馆主说话

2004-01-09  文/杨牧青  编辑:牧青网络

说话不一定用嘴

 

引子:人活到这个世上都有一个嘴。于是,人就凭这个嘴来说话。有的人无嘴,但是有心,能有灵犀一点通的说话功能。有的人无嘴,不能说话,只靠一张脸,就创造了无嘴无脸的名词,并且延续之,发扬光大之。因此上也就有了“某某人没嘴脸”的俗言俚语传说。人没嘴没脸就不能说话了,所以和“竹节馆主”说话必须要有一颗平常心的嘴脸!有了平常心,你才能和竹节馆主说话。至于《心经》中“无眼耳鼻舌身意”的“没眉没眼”说,那自有一番境界!

谁是竹节馆主?

竹节馆主是何老先生晚年的署号,先生生于民国十年十二月,甘肃临洮人,字聚川,一生从事教育、书法及文史诸种学科的研究与创作,先生是有学问的人,能和先生说话的缘分,完全是这个“晚号魂萦的作用。十多年前初涉书法艺术的时候,听得省上有一位书法名家,叫何裕,我几次蠢蠢欲拜,无缘!十多年后的今天,才因“网”的缘故,有缘拜会何老,才能和竹节馆主说话!缘耶?心耶?是心也!是平常心,是因“竹节”得以见平 常心!

那天因筹办“国际网”的事情,翻阅、索寻各地经济、文化、艺术人士的名录。忽然眼前一亮,甘肃,甘肃书法大家——何老,竹节馆主!于是立下心来一定要拜访他老人家,一则为国际网的文化艺术发展有所支持,二则也了却了我多年的意愿。

 

叮铃,叮铃的门铃音声传开了何老的家门。一番诚心的问候,并非寒暄之后坐在了何老家的客座上。何老完全没有摆大家、名人的故作,一切很随和。数言后,慷慨的题写了“弘扬书法艺术”六个平和简静的字。《梅花易数》说:“画由心生,笔因心造,字如人也,”此话一点都不假,何老的字如何老的人也。由是,一切的都开始了,小子不善于唠嗑,而八十三岁的何老却很健谈,我心惶愧。于是,关于书法艺术的历史、鉴赏、评论等等的一切都开始了。

西部有大漠的豪迈,有祁连山雪的雪水柔情,更有母亲河的伟大孕育;西部有万种风情和雪月,并非是“西出阳关无故人”的苍凉与荒芜。西部的人文历史底蕴很深厚,有“楼兰文化”辉煌和文明,有莫高窟和敦煌写经及汗简的举世闻名,又有甘肃人民的朴实和厚道,更有张芝、索靖诸多书法大家的声明远播,使海内外皆回首向往之,有所思所议!更有评者、“朝圣者”如云,有人说汉唐遗风犹存,又有人说黄土之情哺育,赞美、颂扬者多不可枚举!何老则言:“一切必须从实际出发,从历史出发,从做学问与后人的立场出发。”先生数语说来让人在熟悉的耳音中有些陌生。仔细思躇,却令人如沐春风,不由心头一颤,激情澎湃!“中国杨牧青经济文化艺术国际网”无论如何的要发展下去,填补西部的一大空白,补充西部国际网络的历史缺罅。

 

人都这样说话

人都这样说话,人这样做的又如何?转眼历史的滚滚巨轮把这些话语都推向了昨天,让人在现代的繁华景象中的确有些缅怀。历史是现实的,社会是现实的,做学问和做艺术之道更是现实的。当今书法艺术的表现形式——书体,是不是务实的?我可能有些固步自封的诘问。先生则言:“现代写字的人都追赶潮流,旁、狂、轻浮、怪体书法是昙花一现,像小姐一样卖弄风骚,吃青春饭,没有生命力,传统是正宗的,创新是艺术升华的途径之一,特别是真正想在书法艺术上有造就的人。”何老是很有学问的人,思想和意识也非常地朝前,说话也很风趣,这样说的话是很好的,当代的“书法史”是否需要重新的换位思考?难道仅仅是线条艺术通过笔墨形式来表现的吗 ?

书法名人,名人书法和书法艺术、艺术书法究竟的“内幕”如何?我持“中国书法率真派艺术理论”眨着眼。《尚书》有 “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其中”的十六字“心传,”率真书法的“书法名人、名人书法、书法艺术、艺术书法”十六字是否能成为《书法》的心传,我再一次地眨着眼!先生言到:“我们写字的人,千万不能沽名钓誉,特别要成为一个专业的书法艺术家,务必要在漫长的实践历程中追求到其艺术的真谛。张芝的传世作品是否是真是实,姑且不论,而其的艺术水准又有谁人超越了他呢?自《淳化阁帖》后,历代首推。近代甘肃有一位不出名的大名家魏振皆先生,其书法艺术水准目前西部境内的人,有谁能超越他呢?”我笑颜以对:“原因很简单,魏先生的年代没有新闻、广告等媒体的吹捧,更不是小姐盛行的年代,二则先生生居西陲,不求达官显贵,假若那个皇上点评一两句或某个大官贵人提携一下,他的‘书法造诣’绝不会使后人百分之九十九的人不知道。陕西三原的于右任是民国要员,文化教育界名人,其书法当然在不失其相对实力的情况下就成了一代草书大家。王羲之如果不是王右军的话,他也不过是一代儒士名流而已,书圣则会有其它人来代替,比如名不见经传的写汗简、帛书和刻甲骨的人来戴这个帽子。”先生笑言说:“帽子这个词不能说,这已经过时了。”

 

热谈中,又说:“画圣自顾恺之之后在没有出现,虽然有大家、大师不断的冒出,又谁能来超越呢?书圣自王羲之后就没有人烟了,草圣自张旭之后就绝种了,虽然有几位大家或大师的诞生,但是谁有能超脱‘圣’的禁锢呢?这也许是‘圣史’的黑洞。”又说:“当代徐悲鸿、张大千是一位画圣,而六书俱能的赵孟頫应该有‘亚圣’的封号,我们不能有抵触的情绪。至于草圣有怀素和其敢分庭抗议之外,到目前除‘林亚圣(林散之)’而没有人再敢叫嚣‘草圣’,至于有些人胡乱说自己是超越古人,独步后人,那是嘴在自己的脸上长着,道路清洁的工人是无法遮堵其的。”至此,何老只向茶壶填水。稍过一会,先生说:“艺术之道很高深,艺术的历史自有人去评说。我们,特别你们年轻人要好好的,潜心的,踏实的,诚恳地去学习。”我暗想,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是教育我们年轻人最好的训言,至于当今一些没有嘴脸的人,向前发展,自有他的生财之道!

说话间,谈到了甘肃书法艺术及文化的“挖掘”需要有人继承下去,继承并不是一种空话的宣扬或臆说,必须要实际,务实。眼前甘肃的现状或许因内陆环境,或许因思想还未更深层次的开放等原因的制约,致使发展极其缓慢,如同背负沉重的吭哧老牛。何老还有好多没有说完的话,我和先生还有许多话要说……时间已过半晌,何老家中又来客人了,何老又重复随和二字了,八十多岁的老人也不能清静安宁,谁之过?名耶?利耶?还是社会的书法艺术潮流耶?

 

回到办公室,想起老人家的容颜和谈话情形,看着先生谈笑风生的照片和不到数百字的传略,令人遐想,实在的令人遐想,勾起许多的思绪!读着“广涉甲骨、金文、汉简、敦煌写经,专心中国书法史及古文研究……篆、隶、楷、行、草诸体皆能,喜作榜书,尤精用笔,结体古拙朴茂,汉魏相参,浑然一体,形成自己独特风格,文、史、哲、美、医诸学科兼习,非特书法功力深厚,实则文学素养与道德素养相融,故有书卷之气而无粗俗之病。”的传略文字叙述,诚如此也!先生绝对是有嘴和脸的人!“非特书法功力深厚,实则文学素养与道德素养相融”真如是!如是!

 

写后交待:

1.“没嘴脸”的“没”和“没眉没眼”的“没”,音读莫,是陇东方言,含有某人弄虚作假,不踏实的意思。在这里特引申为言行与学问不实在的意思。

2.“魂萦”是个新名词,有心意会通的语义,并非魂系梦萦的感情情结的意思。

3. “朝圣者”是针对这几年书法大家、名家来西部“淘金热”而言的,并非西藏佛教的虔诚朝圣者,务必要区分。

4. “内幕”就是这些背后的意思,也可引申为内涵如何。有人说:“问世间情为何物?”我则说:“拉屎的羊尾巴又有多少人揭起来看过,研究过?”

5.“画圣”二字用计算机拼音连续输入的时候成了“花生”一词的自动检阅,有禅机,需思量、慧悟,人间处处有情!

6.“说话”在小学的时候,曾开设这一门副课作业,我爱说,也爱写,后来记得变成了《写话》的作业,又后来成了《作文》与《周记》的作业形式。给何老写传记我还没有修到这个资格,为何老吹捧,我是没有上过新闻系专业,更不会写新闻式或赞扬式的文稿。我只能和先生说些平常的话。

7.因当时没有做个现场实录,于是敲打这篇拙文而成,并赋词《老少说话》一首殿后。

词曰:西部万种风情,陇上花似锦。有一班操笔弄文人,竟风流,传千载。

      看一片经济文化艺术天地,动起西来求经风,风中自有风流说!

   

     相关链接:机缘先生二石说

                 国学抑或是学术

                 楹联拾遗集

                 草坪先生随笔系列《性善性恶如是说》

 

    发表评论:请登陆>>极点论坛>>艺术林荫栏目

返回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
 本网内容除声明外 欢迎转载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 牧青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