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土地长篇小说系列《雪葬》专栏 xuezangzhuanlan

 惟有您的协作与支持,我们的经济文化艺术事业才能健康有序的长足发展!欢迎光临黄土地长篇小说系列《雪葬》专栏,请您多提建议!

          作者简介 | 媒体报道文学评论 | 作品内容 | 剧本改编 | 专栏编后语 | 论坛 留言板

 

          您现在的位置>>黄土地长篇小说系列《雪葬》专栏/文学评论/杨牧青

拷问雪葬    低语不言

文/杨牧青 (中国杨牧青经济文化艺术国际网创办人,该文首次发表于本网。)

漫漫长夜,未能合眼而眠者,缘何?因其《雪葬》!

读来令人发酸的一笑,为何?因其《雪葬》!

读《雪葬》而令人深思者又因何故?因其《雪葬》! 

西部有万种风情,风花雪月,风花雪月中自有独钟一情。

西部的作家处在特殊的环境中,用手中的笔写出了这种独钟一情的风花雪月场面,有喜、有悲、有苦、有乐,时代的文学阵营由此而显得有些跌宕起伏的样子,勾起人无穷的记忆回味。

时下,就有这么一本书,叫做《雪葬》。初结识时,“雪”能“葬”人,岂不怪哉!

这是哪路子的埋葬死人的办法?

又是哪一种民俗礼仪?

难道是对死人也要故作伎俩不成?

……

诸如此类的许多问号徘徊胸间。于是,怀着一个拷问的心情,仔细翻阅、品读这本黄土地长篇小说系列——《雪葬》。

《雪葬》的作者是范文先生,故事在过去的记忆中展开了叙述。依文学写作的角度叫做倒叙,按英语语法的句子结构形式叫做反意疑问句,而草坪先生则俗称其为“倒插柳”。君不见池塘、湖边、河畔垂柳的倒竖更显出了几分情意。

这几分情意在该小说中就时时彰显。

大雪封盖的汶水川山沟,黑骷髅的窑洞,让关陇地域许多上了年纪且有记忆的人都知道的一个树木“大槐树”。于是,这棵树就必须要长在赵家营的村口,并且伴随着“鞭杆式”的右派爷而发生了一系列的仇恨、情爱、荣辱及喜剧的戏剧化的悲剧故事。

大槐树是有生命的,它不仅是历史风俗的象征,更是人性化的表白。譬如,书中大槐树的新生幼芽和枯枝断折的预示。右派爷为什么要拄鞭杆儿不住拐杖呢?一则是风土人情所使然,一则直指鞭挞“愚假丑恶”。

主人公赵天佑从一个“二百五”式的人,以倒插柳的方式完成了自己应该不属于二百五行列人的人生历程。

每个人活到这个世界上都会难免一死,并且每个人死的方式都不一样。有的人死的轰轰烈烈;有的人死的莫名其妙,有的则是暴尸荒野;有的则是天灾人祸,而有的是走上了极端化的死亡里程,选择的是自杀。比如书中所描写的主人公一家两代赵继祖(父)、赵天佑(子),就选择了自杀方式,寻求一种解脱。这从文学创作的角度来说多少有些无巧不成书的意蕴,从宿命论的角度来看这或许是上苍的有意安排,如果从现代基因遗传学的角度来审视,那么其一家两代自赵继祖开始就“患”有了“自杀”的不良基因。

若放之全社会,人都不愿意以自杀的这种方式了却自己的生命形式。但是赵家两代却不约而同的选择了这种方式,这是为何?这多么的令人深思呀!让人读来在鼻酸中有些慨叹。

同时,死亡的故事在一只“公鸡”的身上显得更为可歌可泣,书中描写的寓意更为深刻。通过公鸡被枪杀,假如能联想的话,我们就会联想到筑路工人“保尔”为什么要把自己有限的生命奉献给伟大的事业。如果说这是有生命形式的死亡,那么无生命形式的死亡同样具有如此的伟大。比如书中所描写的石碑下的石乌龟,被红卫兵抡起锤头猛砸几下,虽然头从脖子上离了位,但是仍然还未破碎,这是何等气概。似乎是寓含着一种讥笑投向了红卫兵的扬长而去?

这也许就是死亡的哲学,或者是作者抓住了死亡的本质!死亡后的灵魂永远不灭!

我们每个人永远不能消沉在死的悲痛中,要有活力,要有朝气蓬勃的精神容貌。因此,书中也描写了一些别开生面的具有活力、生气的场面,比如关陇地区较为流行的一种戏曲——秦腔,也被作者搬进了书中。秦腔是西北人粗犷豪放的一种独有道白和娱乐形式。利用秦腔的唱腔道白增添了书中的许多音乐节奏感,这也是给生活在大都市中的现代歌红酒绿人的一个当头棒喝。

吼一吼秦腔,疏散疏散胸中的郁闷之气,也是对身体健康有益的一种音娱活动。这在“汶水川”是一件很流行的时尚。

同样书中不惜篇幅地白描了许多的情爱交媾场面。比如赵天佑在工棚中听到工友们的闲侃(这段的确很精彩),和翠花(催化耶?)的婚姻生活,与情人梅梅(是否是现时代的MM缩称?)的私情幽会及耍副市长“小姨子”茹丽华(人若梨花笑春风)等等,都是打破这种悲剧式的气氛最为有效的方法,同时也是对人性做最为细致的反映。

人的欲望大多数是在情欲的催使(翠花)下产生更为强烈的物质、精神等方面的需求。这是人类的通病,谁也不能逃避这一客观现实的存在。人类社会的前进,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这种“需求”的一个强力促动结果。

如果说穷山沟人的自娱形式是吼秦腔,那么偏僻乡村人的致富发财门径又是什么呢?在本书中作者并没有选择什么时髦的致富工具或物品,而大胆地选用了土生土长的中药材,并且选用了一种具有大补作用的药材——当归。

读至此,不得不让人思索。这里隐喻着一个极大的社会哲理问题,难道我们的社会需要“当归”式的药材来大补吗?同时,这种致富门径又符合改革开放的农村社会需求,又画龙点睛式的折射出弘扬中药学的文化价值。书中发财致富的门径至此,是安排得非常的绝妙,可以说是巧夺天工,令人拍案叫绝!

黄土地上盛产中药材,也预示着盛产另一种物——钱。

钱是一种好东西。

有钱可以是“赵天佑”爆发成万元户,走广州,攀领导,更甚者,能把副市长的“小姨子”耍了。假如没钱,他也只能对着“翠花”瞪眼而已!

钱的确是一个好东西。

有钱可以是“茹丽华”穿戴的更加珠光宝气、妖艳。

有钱可以是 “吕作秀”当副市长,透过茹丽华的连衣裙而欲火怒烧,想入非非。

有钱可以盖起高楼大厦,可以变得车水马龙,欣欣向荣,歌舞升平。

但是对于钱来说,必须要生财有道。

书中的主人公赵天佑死亡和副市长王华林受到法律的制裁,除其它因素而外,剩下的大都是对生财有道的这个“道”字理解的有所偏差,没有彻底地理解透彻。从真正意义上来说,就是还没有弄通“钱”的经济学。于是,他们就不得不死的死,判刑的判刑,最后让钱向死者的灵魂予以告慰!

作为正义代表人物李义龙(原文阳县县长),在赵天佑的坟头洒了一圈酒滴之后,最后也只能仰天热泪的怒吼一阵秦腔《祭灵》:“满营里三军齐挂孝……。我想能熟知《三国演义》中刘备祭奠结义亡弟故事的人,或者能看懂秦腔的人,此刻他也会热泪满面的!如果见此情景不流泪,那么他肯定是一个冷血动物!

我们也不要忘记另一个人——王专干“哇哇”的哭声。

当把书读到此间的时刻,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的黑暗天空,偶尔一声的怪叫声传来,洋洋洒洒的四十余万文字浮影脑际,怀有一个拷问的心情也平静了许多。

最后需要说的是,《雪葬》从书名到书中的人物名、地名、大槐树名的名称“命取”是非常有深意的。仔细回味那些“名”,也只有低言不语了!常言说:“雁过留声,人过留名”,此言的确不差。黄土地上有这么个“文学”值得我们骄傲!同时,请注意“天高莫问”并不是书法艺术的表现形式!

 

                                      2004年6月13日草坪先生读《雪葬》后记于兰州

 

   相关链接:程金城 地域性的借重与突破——论长篇小说《雪葬》 

              高  平  《雪葬》的认识价值 

              杨光祖    人性的扭曲与追问——读范文长篇小说《雪葬》

              边  强    大雪无声映众生——读范文长篇小说《雪葬》

              陈玉福    藏而不露,意在言外——谈范文长篇小说《雪葬》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