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English

首页 专题频道  学人连线  -  商企财经  -  文化博览  -  艺术空间  -  社会广角  -  牧青论坛
 
       您现在的位置>>学人连线>>牧青文丛汇集 欢迎光临中国牧青网,感谢您对本网的关注,请多提意见! 杨牧青在此向您致以真诚的敬意!
 

当代中国书画名家研究系列五

陈祖煌与他的山鬼艺术情结

 

录入:2006-06-06 12:31  文/杨牧青  编辑:牧青网络

 

系列题记:中华民族的书画艺术发展至当代,正以广阔的视野和多元化的价值形态拓展它前所未有的深度和广度,书画艺术家和他们所从事的书画艺术,则显得更加丰富和繁杂。因此,我们用“系列”研究的方式开始从他们的“关系”中来探讨他们的不同之所在,借助“中国牧青网”国际互联网传播的优势和其它的媒介来发掘艺术瑰宝,人文情趣和现代与传统相互交织的艺术情结,以期待能为中华文明的艺术进程默默地做一些工作。

 

人类在历经漫长的神话传说之后才追逐到今天这个比较文明的新时代。在新的文明时代内人们对美的认识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再也不是那种朦胧的、虚幻的,并且充满神秘的感觉与饥渴,而是一种更为和谐的、美的崇尚与渴求。

因此,对于艺术探索者——画家来说,也要进入这种和谐的、美的艺术生活实践当中去完成他的使命。画家用特有的笔墨工具,弘扬智、真、善、美,鞭打愚、假、丑、恶,直抒胸怀,描绘出一幅幅美好的艺术人生蓝图,促进人类社会和谐发展,增益人类社会文明程度。

 

上图:《山鬼》竖幅  规格:136cm×68cm

陈祖煌先生,四十年代初生于浙江昌化,出身书香,幼小喜爱艺术,先后师从李桦、宋渊文等老师,结业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1979年加入中国美术家协会,参加了中国美术家协会三届、四届全国代表大会。1980年参加中国版画家协会成立并当选为理事。1981年当选中国美术家协会江西分会副主席,同年组建江西版画研究会任秘书长,首创江西彩色拓印版画和塑胶版画。1986年组建江西新余抱石画院。1988年获得全国城雕设计资格。1992年获得国务院专家津贴。1995年被授予国家一级美术师。他潜心中国版画和西画、设计等艺术学科,涉猎中国传统的山水画长达四十余载。近年来,善用自己特有的艺术思维和认识而泼墨着色于“山鬼”题材的画之中。他在国内外举办个人美术作品展数十次,参加三十多个国家展览,获得奖项二十多次,其业绩与作品见于《人民画报》、《中国美术》、《版画世界》等期刊和《中国美术家名鉴》、《中国百年版画集》等大型辞书,影响广泛。

在这里,我们抛却他的其它艺术成就不论,只留神

他的山鬼画,探究他的山鬼艺术情结,探究他在山鬼画艺术形式表现下的一种文化思绪。

 

山鬼,来源于远古的神话传说,战国时期以文学表现的方式结集于屈原《楚辞·九歌》中,名为《山鬼》篇,始被更多的文人骚客青睐。在该篇中,山鬼被描写成是一位美貌飘亮、性情温柔并且与赤豹、纹狸为伴具有原始野性美的痴情女子。据现代郭沫若等人探悉,认为山鬼是“巫山女神”的形象代称,是山神,因为她没有被天帝册封,所以只能称为鬼。

山鬼来源神话传说,是不错的。若要说她一定是“巫山女神”的形象代称是不对。这存在着认识上的差异,明显地是受到了曹植《洛神赋》文学交叉和神话延续的双重影响。我们何不反问一下,那么一位漂亮痴情的女子为什么会叫一个听起来让人毛骨悚然的“山鬼”名字呢?居住地出没于丛林,来往半山腰等候所要约会的情人,并且与极其凶残的野兽赤豹和极具奸猾的纹狸为伴呢?诸如此类,期待我们去思问,这势必会牵扯到一个与鬼有瓜葛的学术问题,暂不谈及。

山鬼是来源湖南秭归到长沙一带的民间神话传话,属于“楚文化”神话系统,同时也包容了北方黄河流域和南方云贵区域的一些神话内容。她是人们对现实生活的一种精神写照和对弱势群体的一种关爱的冀望。当山鬼以人格化出现的时候,她则隐喻了丑恶、凶残、奸猾之后人们对美的一种向往和期盼,同时在通过对美的追求过程中对自身“情爱”和“性爱”的直诉与表白。

 

山为阳,象征阳刚之气,表示威猛、正大、尊严,属于正面的。鬼为阴,表示隐晦,往往是青面獠牙,难以光天化日之下见著于人,属于反面的。女子为阴,象征阴柔之美,表示美丽、温柔、多情,亦属于正面的。赤豹、纹狸为阳,象征暴戾之气,代表丑恶、凶残、奸猾的一面。山鬼不论在文学作品中还是在绘画作品中往往是赤身裸体,其情虽有幽怨,但无拘无束,与野兽为伍,透出一种原始的质朴的野性美,她是人类对“性”的自我直接独白。山鬼裸体之上装饰以“杜衡”等物,是人类在“性欲”面前用一种文明掩饰之后转化为一种“情爱”的象征。山鬼裸露的体肤表示智慧、美丽、善良、真实,她用其状来降服、驾驭赤豹、纹狸愚蠢、丑恶、凶残、奸猾的一面,折射出柔能克刚,真能抑假,善能制恶的基本道理,透出了人们对阴阳和谐,矛盾和谐,社会和谐的一种美好愿望,阐述了只有和谐才能产生美的哲理。

因此,屈原在遭受流放的痛苦之后,窥透了这种和谐的、美的原点,借神话传说创作出“山鬼”这种题材的文学佳作,以寄托其情其思其怨,以及他对性爱、情爱的理解和追求。也因此,中国画坛才有了“山鬼画”题材的不断呈现,从唐代吴道子(见河北曲阳北岳庙《石刻线画》碑刻)到现代傅抱石、张大千等著名国画家,无不例外的去涉及山鬼这一题材的画。他们想用山鬼的神话故事将自己的一种文化思绪跃然于纸,表达出他们的一种艺术情结和审美情趣。因为,画“山鬼”是一种形诸于笔端的性爱、情爱的笔与墨交媾的艺术表现形式。画家完全有理由掌控自己手中的笔、砚池的墨,将潜意识内性爱、情爱的艺术因子宣泄于纸端案前,调和内心深处的某种矛盾,致使中和,以“无为无不为”达到艺术的一种最高境地。当然,这也不失是一种最有效地艺术情调的尝试。

 

时下,陈祖煌先生经历了几十年的版画、设计、山水画艺术洗练和自身修养之后,在追求艺术和谐的、美的前提下,造就了他对画“山鬼”独有情钟的凝结。

画山鬼,既要有深厚的艺术修养又要有坚实的国画基本功,更要有一种高尚的艺术情操和人格。而这些要素陈祖煌先生都已具备,这从他的山鬼画中就能识得其源。譬如他1995年所作的《江湖有梦追峰顶》等十几幅《山鬼画》,可谓艺到情性到。情性到则笔墨表现方式更为大胆。其画,女体完全裸体,散发飘逸,造型自然,体态轻盈,生动多情,透出一种原始野性美的气息。女体着色花青,或赭石,或三青三绿,乳头和口唇用曙红点缀,偶尔为之三青,色彩极其夸张,表现出“鬼”特有的多变情形和特征。与山鬼为伴的赤豹、纹狸,则常常着色明朗,与山鬼的女体着色有着鲜明对比,整幅作品用笔、用墨、着色呼应协调,阴阳结合完美,毫无故作姿态的感觉,皆为顺应笔墨情性的率真意趣。今年六月有幸偶见陈祖煌先生又一竖幅四尺整张临场发挥的《山鬼画》。其画水墨着色,更为大胆夸张。纹狸墨色黑重而不滞泥,并且浓淡有度。女体着色较为白皙,曙红三点口乳,形态自然逼真,无拘无束,极具个性自由的特点,而且用笔简练,线条舒畅。整幅画面山鬼和纹狸面对面呈交媾状,山鬼回头青眼,纹狸红眼怒目,而两者融为一体,因其着色的不同形成了鲜明的色调反差。观之总觉地意味无穷,使人在艺术美的享受面前诉说出人世间的某种幽怨和愤恨。

因而,将陈祖煌先生的山鬼艺术情结进行剖析是很有意义的。这不仅是对中国画的一种题材和笔墨的诠释,而且是对中国远古神话传说和楚文化内涵的一种新注解。

                                                                 点击欣赏陈祖煌的作品

 

200665日于兰州(作者系书法评论家、书画理论家,中国牧青网创办人,

                          中国书画市场研究院筹划人,《当代中国书画名家研究系列—书画网刊》执笔者)

 

相关链接:当代中国书画名家研究系列三:艺术无限洪序光

           当代中国书画名家研究系列二:陇上逸贤刘先峰

           当代中国书画名家研究系列一·花鸟画家孟庆舒

           中国书法率真派艺术理论初探点评与赏析

注:本文于2006年10月7日被浙江《美术报》刊发于第33版书画栏目中,内将《山鬼画》误为《四鬼画》字。

          

研究专栏:当代中国书画名家研究             发表评论:请登陆>>牧青论坛>> 栏目讨论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

本网及论坛内容除有声明外 ,欢迎转载,转载时请注明出处。

     CopyRight(C) 中国牧青网